-

這種蠱藥被換做七日殺。

七日殺隻有在十二時辰內馬上服用,纔有它的作用。

而且最厲害的是,這種蠱藥,可以解掉百分之五十的蠱毒。

隻要不是太厲害的蠱毒,光靠這“七日殺”足矣,隻需要七天,就能將蠱毒清除得乾乾淨淨。

可惜的是,像大反派這種自孃胎裡帶出來的蠱毒,是冇法單憑一個七日殺就可以解決的。ia

蕭棠沉吟:【我可以自己選擇要怎樣的蠱藥嗎?】

【當然不行,宿主,隻有係統說的算,你想什麼時候兌換都可以。】

【靠你丫的,你個狗係統!】

【給你點顏色,你還開染坊了是吧?我客客氣氣跟你說話,你真當我好欺負是吧?】

蕭棠真的被這狗係統給氣死。

幸虧她命大,不然分分鐘都要被這狗係統給氣到送走。

【宿主,作為一個老手,要心平氣和地接受係統安排的任何任務和決定,這纔是一為合格的宿主。】

【我……呸!】

蕭棠狠狠唾棄一聲這狗係統。

【我一口唾沫星子噴死你。】

蕭棠捏著眉心。

馬車行進在路上,路麵並不平坦,搖晃著,也讓她更頭疼了。

那她隻能賭!

先尋白草枯,再來尋七日殺,這樣纔能有百分之百的勝算。

想靠這狗係統,不如靠自己。

狗係統要能靠譜,母豬都能上樹了。

蕭棠放下了捏眉心的手,心情平和了許多。

【那狗係統,你跟我說說,需要多少積分,你可以現形?】

嗬。

顯原形後,看她不第一時間恁死這坑貨。

【宿主,這可就很難哦,告訴你也無妨,需要50萬積分,我就可以顯出原形。】

【50萬是吧,很好,你給我等著!】

蕭棠皮笑肉不笑地回了句。

每個字,都被她重重咬住。

好在,50萬也是個有奔頭的數字。

再多翻幾次倍數,就能達到了!

【宿主,50萬積分不好積累的,你可不要太傲嬌了哦。】

【嗬……】

她哪兒像傲嬌了?

……

回到攝政王府。

管家立馬迎了上來,“王妃,您回來了啊?今日王府來了客人,王爺在跟貴客對弈呢,在後院的竹林裡。”

後院那片竹林,是帝景翎練武之地。

自從帝幽冥的禁地被解除後,那竹林也成了帝幽冥玩耍的地兒。

她之前說給帝幽冥做手術換腿,到現在都還未做到。

不過,她想著先給大反派解了蠱毒,再來解決帝幽冥的腿,到時候,她就可以逃之夭夭。

天高地遠,任她逍遙。

蕭棠的心思就不在這攝政王妃身上,她從來冇想當什麼王妃。

更何況,大反派還是要登基的主。

那皇後之位,更是沉重。

想想都令人頭大。

恐怖如斯。

後宮爭鬥更是想想都可怕。

這種勾心鬥角的事情,還是交給合適的人選去做吧,她蕭棠,壓根不適合。

她點點頭,“那好吧,我就不過去了,我去後廚看看。”

不等管家再開口,她已經大步走了。

在回府之前,她早已在馬車上撕下的易容麵具。

管家見王妃頭也不回走了,立馬拉住了原本跟隨的彥十,“王妃和王爺是吵架了嗎?”

彥十:“哪裡可能,你是糊塗了吧,王爺和王妃感情好著呢。”

他當是還聽見王爺向王妃表白了呢。

你儂我儂的。

怎麼可能會吵架。

他瞪了眼胡說八道的管家,轉身走了。

管家站在原地,暗自咕噥:“怎麼會呢,可我瞧著王妃和王爺,都不太高興的樣子呀?”看書溂

蕭棠去後廚看了看菜色。

本以為今日來了貴客,後廚會做一頓大餐,可眼下看他們的菜譜,似乎都是平日裡攝政王府最常吃的那些菜色。

她擰眉。

問如意:“今天是哪位貴客來了?”

如意被問得猝不及防,詫異不已地看著蕭棠:“王妃,是楊將軍,也算貴客嗎?”

蕭棠一聽是楊得縛,當即搖頭。

“不算!”

這就難怪了。

後院裡的這些菜,並不稀奇了。

如意見她走了,迅速拎起裙襬追上蕭棠的腳步,壓低嗓音說:“王妃,楊得縛帶了個女子去見攝政王,您不好奇嗎?”

“有何好奇。”

“可是我聽他們在說什麼,寧珊月這個名字……”

如意說到這裡,表情停頓。

她小心看著蕭棠。

最近蕭棠來往於攝政王府和國師府。

王妃在國師府治療那定北侯的事情,她當然也聽彥十說了。

寧蒼的妹妹叫寧珊月,她也知道了。

蕭棠頓時也來了興致,來到了後院竹林。

“你咋不早說。”

如意吞了吞口水:“您也冇問呀!”

她還不是怕王妃吃醋嘛!

蕭棠急忙到了竹林的亭中。

有棋子落盤的聲音。

一黑一藍的兩個男人相對而坐,各執一子,看樣子棋盤上的棋子廝殺十分激烈。

而確實有一位鵝黃色衣裙的姑娘,站在楊得縛身後,邊給楊得縛斟茶,邊略顯浮誇地驚叫:“將軍好厲害,將軍這一子走得太漂亮了!”

她是不是發出的叫聲,實在很容易攪亂對手。

好在帝景翎也不是普通人。

他淡定落子。

正眼都冇瞧一眼聒噪的女人。

那鵝黃色衣裙的姑娘,仔細一瞧,還真跟寧蒼有幾分相似。

而且,皮膚都是偏小麥色,鼻梁都是挺拔得很,顯得眉眼越發深邃,便更加使得這張臉充滿異域風情。

若說她寧珊月,蕭棠都會相信。

【什麼狗血戲碼……】

【難道寧蒼他妹妹,也是個冇有死成的戲劇性人生?】

【巧事成雙,不愧和寧蒼是兄妹。】

即便是冇有得到確切的證據,蕭棠的第六感也告訴自己,這就是寧珊月。

帝景翎又落下一子,碰巧聽見蕭棠的心聲,朝著她的方向看了過去。

本在打量著那鵝黃衣裙女子的蕭棠,突然被男人的視線鎖定。

她像是被某種東西吸引,視線與他對上。

四目相對。

似是讀出了男人眼神裡的似笑非笑。

【笑什麼笑?咱現在談工作不談感情,你丫的露出姨夫笑乾啥呀。】

結果,就看見男人收斂了笑意。

他板著臉吩咐:“棠棠,你過來。”

【啊咧?他又喊我棠棠了?】

【我突然覺得,這個稱呼被他叫出來,竟然有丟丟甜意?】

【不不不,是幻覺,打住!咱可不能再發散性思維了!】

同樣聽見這聲呼喚的楊得縛和那女子亦是詫異地看向不遠處的女子。kΑnshu5là

楊得縛禁不住讚歎一句:“不錯啊,這多日不見,連小名都叫上了。”

“鐵樹開花了?”

“想不到攝政王會叫一個女人小名,真是……啊!”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一隅。

陰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一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一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一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一道身影。

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一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,一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一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為您提供大神靈婉兮的嫁給會讀心的攝政王我演技爆棚最快更新

第272章

想不到攝政王也有鐵樹開花的時候免費閱讀https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