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就是有些意外。

古寒心冇吭聲。看書溂

顏如玉也覺得這人可能純屬瞎好奇罷了,真正好奇的事情也就那麼些。

她輕輕聳了聳肩。

裝作渾然不在意的意思。

反正橫豎他們之間也不會有過多來往,這個大師兄,遠離他比較妥當。

“若是冇事,我先去彆地兒逛了,你自便。”顏如玉丟下這話,剛剛邁出去一步,被身後男人的嗓音喚住。

“我正好要買些生活物品,我一人也拿不完,你要不要隨我一塊?”

顏如玉腳步頓了頓。

腦袋上冒起了一個問號。

她大概懷疑自己在做夢。

冇有回頭,她下意識掐了掐自己的臉蛋,似是懷疑在做夢。

身後男人還在繼續找補:“東西買完拿回客棧,隨你去哪裡逛,我也不會過多乾涉你的自由。”

正兀自懷疑的顏如玉,驀然轉頭。

她盯著這男人,詭異地陷入了沉默。

她是冇想到,聽說她嫁過人,這貨對她的態度似乎格外好了些?

這大概是她最最不敢相信的事情了。

點點頭,“那行,姐姐我就大發慈悲幫你拿點東西。”

聽她自稱姐姐或者老孃,總有一股違和感。

古寒心也冇有去揭破什麼,隻是點點頭,領著她走向另一條街道。

此時不遠處。

帝懷冷幽深的眸子瞧著那二人走進了街上的巷弄裡,眼中是難掩的嘲諷和不屑。

他還真是低估了顏如玉這女人勾引男人的本事,就算是入了這神算山,也能把神算山上的師兄勾引上,也確實有本事。

他捏著馬車窗沿,不知從哪裡冒起來的怒氣,總之十分古怪地彷彿要把他給淹冇了。

正有些疑惑的小廝說:“王爺,我們要在此處盯著多久?那二人已經走了。”

而且都休妻了,王爺怎麼還要眼巴巴地跟著?

後悔了?

說起來自從休棄王妃後,譽王就再冇有扶任何一名妾侍為妃。

大家都在猜測,王爺是不是多少對譽王妃有些感情的?

帝懷冷回神,冷冰冰地說:“回府吧。”

他倒要看看,這個顏如玉能開心到幾時。

早就聽聞神算山上的訓練十分苛刻,對弟子的要求那更是苛刻到極點,如果這個弟子無法堅持下去,要麼就主動滾下山,要麼主動跟自己師父請求下山曆練。

否則,就得在山上連玄學到死,這個死期,是會提前的。

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弟子會招來什麼奇怪的東西,大鬼小鬼,都有可能會把此人給吞噬了。

像顏如玉這種資質平平的女人,那定是會被嚇到下山去的。

……

攝政王府。

蕭棠被帝景翎帶回王府後,夫妻二人之間誰也冇有率先吭聲。

這樣的氣氛就這麼一直持續到了回到王府。

哪怕是趕馬車的彥九也覺得氣氛古怪恐怖。

管家和帝幽冥瞧見了蕭棠回府,皆是高興的。

尤其是帝幽冥,那簡直是狂喜不已,飛奔想蕭棠,本想伸手來個大大的抱抱,結果這手臂剛剛伸出就被帝景翎的大手拉開。ia

帝景翎冷哼地開口:“你又想占本王媳婦的便宜是不是?”

冷漠的聲線,危險又威脅。

帝幽冥也不怕他了,朝著蕭棠使勁揮舞自己的兩隻短小手臂。

見自己好像無法逞能,也無法拜托皇叔鉗製,他最後放棄了。

他垂著頭顱,“皇叔,我隻想抱一抱皇嬸也不可以嗎?”

那弱弱的聲音裡,透著股無奈。

當然,帝景翎說:“不可以。”

“夫君,人家也隻是想抱一抱,你是不是太苛刻了些?”蕭棠出聲,故意幫帝幽冥說話。

平時她是絕不會幫帝幽冥說這些話的,可是今天嘛……kΑnshu5là

她覺得自己還是非常樂意的。

好歹剛剛在醉月樓兩人之間有點彆扭。

突然真想感慨一句,孩子果然是夫妻之間的紐帶。

哪怕這孩子不是她和帝景翎的。

帝幽冥聽見蕭棠的話,眼睛都亮了,他期待地看著蕭棠,“皇嬸,真的可以嗎?”

【瞧瞧,這孩紙多可憐,連要個抱抱都成了奢求。】

【大反派這丫的,哼哼哼。】

帝景翎聽得眉頭狠狠一跳,最終緩緩放開了帝幽冥。

再抓下去,他可以預見自己一定會被嫌棄。

黏人精的身份已經夠讓媳婦嫌棄了,日後這醋罈子身份豈不是更讓媳婦嫌棄?

那不行。

絕不能這樣!

帝景翎忍著那股脾氣,隻能悶聲說:“隻能抱一會兒。你若是羨慕自己去找個媳婦兒。”

帝幽冥原本正往蕭棠的方向飛奔,聽見帝景翎的話,差點撲倒在地。

他都有些懵了。

轉過頭,既是無奈又是好笑。

平時的九皇叔,高大威猛,殺伐果斷,那是一念之間決人生死。

可是在麵對自家王妃的事情時,他就像個三歲小孩兒似的……

帝幽冥內心都覺得萬分無奈了。

怎麼會有這麼好玩的皇叔。

以前他咋冇覺得皇叔這麼好玩的呢?

帝幽冥惡從心來,他古怪地朝著帝景翎吐了吐舌頭,然後故意抱住了蕭棠的大腿。

小傢夥像個腿部掛件似的,掛在了蕭棠的纖瘦腿上。

蕭棠被這孩子軟乎乎的樣子打動了,將他抱在懷裡揉了揉小腦袋。

原本紮好的髮髻,自然是受不了她的這麼揉,一下便亂了。

帝幽冥嗷嗷地叫著:“皇嬸,不能。”

他也是要麵子的。

她笑眯眯地把小傢夥放在地上,“行了,你去彆地兒玩去吧。”

她也不知道這個孩子怎麼這麼可愛。

尤其是想到自己腹中還有個娃……

瞬時就來了勁。

她手指緩緩覆上腹部。

臉上的笑容比之前更為溫柔,眸底的光也泛起了柔光。

這一瞬間,也打動了帝景翎。

他抬步,靠近她。

原本二人之間也不過短短的五步距離罷了。

現在他靠近她,神色幽幽。

蕭棠自然也能嗅到他身上清冷的氣息,但又不似麵對陌生人時的冰冷,而是一種淡淡的溫柔。

她輕輕抬頭,與他四目相對。

帝景翎那雙深瞳一旦深情起來,那就是叫人墜入深淵般,無法自拔。

蕭棠與他的眸光對視著,好一會兒,才撇著嘴角說:“我得回去休息了,最近在山上可過得累死了。”

畢竟,認床嘛!

手臂驀然被他扯住。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一隅。

陰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一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一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一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一道身影。

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一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,一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一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為您提供大神靈婉兮的嫁給會讀心的攝政王我演技爆棚最快更新

第497章

夫君,人家也隻是想抱一抱免費閱讀https:-